亲,本站可以进行阅读设置,调整字体,可根据自己的视力调整字体的大小。新真武世界,免费阅读最新章节以及新真武世界,免费阅读无弹窗阅读。
收藏此章节
当前位置:新真武世界,免费阅读 > 第六百三十八章 你到底是什么人

新真武世界,免费阅读

第六百三十八章 你到底是什么人

     五人对一人,却还被人打伤,要你们有何用? 
 
    烛龙声音酷寒,在转世者之中,显然他具有极高的权势巨子,被他呵斥,穷奇、蛇姬都没有性情,剩下三个转世者,更是有畏惧之意,彷佛唯恐烛龙降罪于他们。
 
    同是转世者,气力差距很大,终究只要修成了《天道轮回**》的人,都市是一名转世者,而这些人的天赋相差悬殊,转世的次数,也影响他们的气力。
 
    烛龙看向贝云雪,此时的贝云雪,披头散发,嘴角溢血,她脸上的上古纹,一道道闪灼、亮起,看起来就宛如拥有生命一样平常。
 
     啪。啪。啪。 
 
    烛龙看着贝云雪,突然拍起手来。
 
     当真是天纵奇才,与你一比,我天道盟的绝大多数人都不值一提。惋惜。我还是要毁了你。 
 
    烛龙语言间,在他身后,空间颠簸开来,一道空间漏洞凭空出现。
 
     吼。吼。 
 
    从空间漏洞之中,传来猛兽的咆哮声,宛如这片空间中封禁着什么旷古凶兽。
 
    空间漏洞渐渐扩大,人们透过空间漏洞看到了数枚猩红的眼睛。
 
     嘭嘭嘭。 
 
    剧烈的响声连续响起,这被囚禁的旷古荒兽,用爪子和锋锐的獠牙,撕扯空间之门的边缘,很快,它就从这空间漏洞中挣脱出来。
 
    人们看清了,这是一头有房子大小的巨型三头地狱犬。
 
    这地狱犬满身皮毛都出现黑血色,像是被岩浆烧红的岩石一样平常,地狱犬出现之后,三颗头颅,六只眼睛,都盯着贝云雪。
 
     听说你依附着一丝渣滓灵魂,控制去世去的蛇骨,那么我想看看,你能不能控制这头地狱犬。 
 
    烛龙脸上挂着微笑,对贝云雪玩味的说道。
 
    贝云雪站在一座黑色山峰的山巅,她握紧长鞭,美眸闪灼寒芒。
 
    烛龙将这头地狱犬召唤出来,并且说出这样的话来,天然是信心齐备。
 
    但是即便云云,贝云雪也要一试。
 
    烛龙自大,贝云雪何尝不自大,她与凶兽的雷同本领,远超一样平常荒族。
 
    她心念一动,灵魂力凝聚到眉心之中,她的神念,好像利箭一样平常射出,正中地狱犬眉心。
 
    然而一入三头地狱犬的魂海,贝云雪心中猛然一震。
 
    这头凶兽,它的魂海好像一片岩浆地狱,到处是呜咽的阴魂在狂舞,到处是沸腾的杀气。
 
    蓬。
 
    贝云雪的神念直接在地狱犬魂海中爆炸,反噬力传来,让贝云雪娇躯猛然一颤,脸上出现一丝不正常的殷红。
 
    荒族在实行控制荒兽时,要是自身力量不够,好比气力低下的平凡荒族,想要控制旷古遗种,就会受到来自荒兽的魂力反噬。
 
    但这等环境,险些没有产生在贝云雪身上,贝云雪乃至得到了荒族圣灵的承认,有圣灵留在体内的力量,贝云雪便是神荒的王,全部神荒荒兽,都市对贝云雪臣服。
 
     真遗憾。 烛龙摇了摇头, 你还真是坚强,惋惜这三头地狱犬是来自于葬神渊的上古生灵,并非天元界的平凡荒兽,又岂是你能控制的? 
 
    烛龙此言一出,别说贝云雪,其他荒族、人族的试炼者,都被震住了,来自葬神渊的古生灵?
 
    葬神渊中,另有上古生灵?
 
    葬神渊,在天元界的人们心中,险些是绝地的代名词,无论谁进入葬神渊之中,都无法返来,但是现在他们却听烛龙说,葬神渊中有古生灵,怎能不吃惊。
 
    能生存于葬神渊中的存在,该是何等强大。
 
     杀了她。 
 
    烛龙酷寒地下达下令,那地狱犬咆哮一声,冲向了贝云雪。
 
     你也动手。 
 
    烛龙对凤鸣公子说道,全部天血盟的精锐力量尽出,烛龙是想在短时间办理贝云雪。
 
     好。 
 
    凤鸣公子邪笑一声,他手持铁扇,与三头地狱犬一左一右,冲向贝云雪。
 
    而与此同时,蛇姬也动手了,两人一兽,以品字形夹击。
 
    贝云雪连续大战,体力斲丧极大,加上她身段受伤,以一敌多,陷入了生去世危机之中。
 
     莲花。 
 
    凤鸣公子一声清喝,他猛地打开扇子,扇子之中,无数的花瓣飘飞出来。
 
    这些花瓣,每一枚都有婴儿手掌大小,成千上万的花瓣在空中聚集,形成了一朵巨大的莲花。
 
    相比与贝云雪大战了许多回合的蛇姬,凤鸣公子不停在一寓目战,体力绝对充足,一动手是尽力以赴,粉色的莲花,将贝云雪连同她脚下的黑色山峰都完全包围。
 
    莲花旋转,花瓣好像刀锋,自下而上,切向贝云雪。
 
    咔咔咔。
 
    莲花未到,莲花剑气先到,黑色山峰在这交错的莲花剑气中被像豆腐一样切割成大大小小的石块,向山下滚落。
 
    而与此同时,三头地狱犬也扑了下来,它不懂规矩,只凭强大无匹的肉身,锋利的尖爪,抓向贝云雪的天灵。
 
    上下夹击,又有蛇姬支援,生去世一线之间。
 
    岌岌可危之极,贝云雪猛咬舌尖,吐出一口精血。
 
    燃烧精血,同时动用圣灵之力。
 
    四象阵。
 
    贝云雪一声清喝,身段四周幻化出四头上古荒兽。
 
    朱鸟,白虎,青蛟,玄龟。
 
    四头荒兽咆哮,迎向三头地狱犬和凤鸣公子。
 
    轰轰轰。
 
    能量发作,辉煌光耀的光虹连成一片,照亮了漆黑的山谷,掩藏天空中的血月。
 
    能量之光,将贝云雪、蛇姬、凤鸣和三头地狱犬全部吞没。
 
     少主。。 
 
    看到这样的闪光,尘飞目眦欲裂。
 
    他此时五脏六腑都因为烛龙的黑色能量而破碎,痛楚悲伤钻心,但是他已经不顾本身的伤势,只是担心贝云雪。
 
    四象阵每一次发动,都要斲丧贝云雪大量的元气,在一场战斗中,根本只能利用一次。
 
    但是贝云雪却利用了第二次四象阵,而是连续利用。
 
    燃烧精血,透支体内圣灵之力,贝云雪已经不思量结果。
 
    蓬。
 
    蕴含光虹中的末了能量发作出来,四面八方辐射出去。
 
     呜——呜—— 
 
    地狱犬哀嚎一声,被能量风暴甩了出来,凤鸣公子也是连连撤退,衣衫破坏,体内气血翻涌,临时间提不起元气。
 
    二心中惊骇,他想不到,贝云雪即便在这种环境下,仍旧有云云惊人的战斗力,一击击退了他和三头地狱犬的联手打击。
 
    要知道,贝云雪更善于的是御兽术,要是能让贝云雪御兽,那她的战斗力到达什么地步,的确难以想象。
 
    贝云雪站在被削平了大半的黑色山峰之上,衣衫染血,表情苍白。
 
    燃烧精血之后,体内气血之力大大丧失,贝云雪表情苍白,便是源于此。
 
    此时现在,贝云雪体内元气近乎全部斲丧,环境糟糕之极。
 
    她手持一根骨杖,骨杖锋利的末了,刺入岩石之中,顶端的宝石,闪灼着妖艳的血光。
 
    她彷佛是用这根骨杖,才支持着身段不倒。
 
     少主。 
 
    尘飞咬破嘴唇,他恨,恨本身气力太弱,只是主持一座大衍阵,都没能做好,被烛龙一击就身受重伤,半去世不活,以至于贝云雪不得不以一己之力,去反抗全部转世者。
 
    。
 
     这妖女,宛如不行了。 
 
    在人族一方,有人悄声说道。
 
    贝云雪的气力,让他们恐慌,但是现在,她体内元气近乎斲丧干净,彷佛也没那么恐怖了。
 
    这时,人群之中公孙弘眼珠一转,对他所领导的八人小队悄声传音道: 趁现在,我们一起动手,结成战阵,杀去世贝云雪。 
 
     啊?我们动手? 这些队员愣了一下。
 
     这妖女已经是油尽灯枯,别忘了,击杀她会得到多少嘉奖。 
 
    提起杀去世贝云雪的嘉奖,全部人都眼红了,对,嘉奖。
 
    不光有嘉奖,另有名扬天下的机遇,现在那三头地狱犬和凤鸣公子一击之后,斲丧太大,正是他们的机遇。
 
     动手。 
 
    公孙弘一声大喝,他这一声呵斥,让许多天血盟武者都如梦初醒。
 
    是了,他们还等什么,眼下正是击毙贝云雪的最佳机遇,其他荒族成员都是小走狗,杀得再多又能得到多少功劳?
 
     我们也动手,击杀荒族妖女。 
 
     不能让他们抢了先。 
 
    只是一个眨眼的时间,就有二十个天血盟成员一起动手,这些人都是天血盟中的佼佼者,他们有人结成战阵,有人单枪匹马,临时间,刀光剑影枪芒,连成一片。
 
    看到这等景象,荒族天骄眼睛都红了。
 
    趁人之危,这群人族的确鄙俚之极。
 
     誓去世掩护少主。 
 
     跟他们拼了。 
 
    失去了尘飞,荒族大衍阵威力大降,但这时间全部人抱着以去世明志的刻意,能发挥的战斗力也大大提拔。
 
    大衍阵再度发动,巨大的天狐出现,仰天咆哮。
 
    而就在这天狐要扑出去的时间,烛龙的右手,轻轻一扬。
 
     咻。 
 
    第二道黑光闪过,黑光穿梭虚空,直射大衍阵的阵心。
 
    尘飞被重创的那一幕在这一刻再次上演,位于阵心的荒族天骄——一个二十多岁的白衣女子,她闷哼一声,身段直接从半空中翻滚下来,就像是断了党羽的白蝶。
 
    鲜血挥洒,女子表情惨白,气若游丝。
 
     尘飞。师兄。我。 
 
    白衣女子用手肘支持着本身的身段,吐出一口鲜血,弥漫歉意的看向尘飞,她为本身的无用而愧疚,她接替了尘飞的位置,竟是一击都没能发出,也没能掩护他们的王。
 
     拿千篇一律的阵法来送去世,你们以为还能依附这套阵法大杀四方?真是愚不行及。 
 
    烛龙淡漠的声音响起,大衍阵他已经看透,破阵轻而易举。
 
    无论是重伤的尘飞,还是那替补的白衣女子,他都不再看一眼,对他而言,这两人已经好像去世人。
 
     哈哈哈。烛龙公子威武。势如破竹。 
 
     让我们来结束这齐备,留名千古。 
 
    二十个人私家属武者,纷纷冲向贝云雪,此中公孙弘冲在最前面,他长啸一声,手中长剑,直指贝云雪洁白的脖子。
 
    眼看胜利一击得手,公孙弘袒露狰狞的笑容,而就在这一刻,突然天空中亮起一道神芒。
 
    神芒划破长空,像是一道彗星,空中血月也被这道神芒遮蔽。
 
    嗯。?
 
    人们心中一惊,而后,他们听到 轰隆隆 的巨响,那道神芒向着这二十多人疾射而来。
 
    那竟然是。一支箭。
 
    神箭势不行挡,首当其冲的这二十多人,本来正要斩杀贝云雪,然而那支箭带来的巨大危机让他们满身汗毛倒立,背脊发寒。
 
    要是他们背对这一箭连续打击,那么了局怕是很惨。
 
     挡。 
 
    落在背面的十几个人私家转过身来,本来斩向贝云雪的刀光剑影,反过来对着这根箭矢斩出。
 
    这些天骄,都无比保护本身的生命,他们还指望成为转世者,成为天元界大帝,怎么舍得在这里去世去。
 
    但是在人们纷纷转身之际,却另有人一往无前,这便是公孙弘地点的小队。
 
     哈哈哈,让他们去挡吧,他们在背面挡下了箭,我们去取荒族妖女首级。 
 
    公孙弘本来就冲在最前面,位置最宁静,而且在他看来,有身后的肉盾,另有他们十几个人私家的团结防守,就算有什么荒族余孽乘隙偷袭,他们也完全能挡下来。
 
    别人挡枪,本身立功,这才是大赢家。
 
    公孙弘心中得意,手中长剑也即将落在贝云雪身上,就在这时,他听到身后爆响连连。
 
    轰轰轰。
 
    有天血盟成员惨叫,他们看似辉煌光耀的打击,与那跟箭矢激撞的时间,却好像雪花遇到了骄阳,直接融化。
 
    剑光刀芒纷纷爆碎,利箭的神光一往无前。
 
    有人被这道神光擦中,当即身受重伤,身上鲜血淋漓。
 
    太快了。
 
    快到他们根本来不及应声,他们只感想面前目今无比耀眼,视野睁目如盲,而后,箭光已过。
 
    只是一瞬间,位于后方的十几人全部被冲散。
 
    这些被冲散的人像是被撞飞的弹珠一样四散飞射,而在他们中间,箭光呼啸,直射公孙弘而去。
 
    什么。?
 
    箭芒在背,杀机无限,此时公孙弘才如梦初醒。
 
    挡下它。
 
    公孙弘狂叫,他小队地点的八人,一起布成战阵。
 
    然而迟了。
 
    他们战阵的护盾只是刹那间便被冲碎,像是被铁锤敲击的玻璃一样平常爆裂开来。
 
    首当其冲的一个人私家属武者惨叫一声,被箭芒命中小腹,他的肉身怎样能挡这样强大的力量,直接被一箭射成了两截。
 
    其他人稍微荣幸一点,但也是被毫光所伤,凌空倒飞出去。
 
    箭光直射公孙弘。
 
    生去世攸关的刹那,公孙弘狂叫一声,发作出远超通常的力量,他尽力催动体内元气,形成一个向一侧倾斜的护盾。
 
    公孙弘深知,一个跟箭光垂直的平面护盾必碎无疑,他会全部蒙受这一箭的力量,被射得分崩离析,去世无全尸。
 
    而一个斜面的护盾,会卸失大量的力量,云云他才大概存活。
 
    蓬。
 
    箭光射在斜面护盾之上,护盾直接爆碎,公孙弘只觉一股放肆随之传来。箭光去势稳固,而公孙弘直接被这放肆推飞了。
 
    他右半边手臂,在护盾爆碎的一瞬间,就被猖獗的元气绞碎,一只手臂被绞成了断骨碎肉。
 
    啊。
 
    公孙弘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一只手臂被绞成碎肉,想要接回去都险些不行能,而失去一只手臂对武者来说意味着什么,他非常明白。
 
    绝望。
 
    痛楚。
 
    不能信赖。
 
    一次试炼,一次突如其来的打击,本身就失去一条手臂,怎么大概。?
 
     轰。 
 
    神箭射穿黑色山峰,它从贝云雪脚下十丈处呼啸而过,贯穿山腹,却丝毫没有伤到贝云雪。
 
    射穿黑色山峰之后,这一箭去势不断,不停射入迢遥的黑暗中,在数十里之外撞击山体,产生了剧烈的爆炸。
 
    打击波传来,大地震颤,烟尘四起,山石滚滚而落。
 
    一箭之威,竟然到云云地步。
 
    看到这样恐怖的打击,无论人族武者,还是荒族武者,都愣住了。
 
    在他们印象中,这样恐怖的打击,应该是多人结成战阵,才大概发出。
 
    岂非进入魂冢的,另有第三方权势?
 
    人们心中正吃惊,却有人看到,在十里之外的山峰之上,一个少年模样的年轻夫君,手挽金色长弓,如标枪一样平常屹立于山巅之上。
 
    在他身边,另有一个身穿白衣的妙曼美女。
 
    十里距离,两人宛如站在了异度时空之中,让人看一眼都心神震颤。
 
    刚才的那一箭,是那持弓少年射出来的?
 
    只凭一人之力,发出这样的打击,大概么?
 
     便是他们断了我的手臂。 
 
    公孙弘表情惨白,切齿痛恨的说道。他一只手抱着本身断失的右臂,心中末路怒而不甘,他太恨了,一箭射断本身的习武之路,他怎能不恨?
 
     他毁我一生,此仇我肯定要报。嗯,不合错误,我还可以转世。 
 
    突然想到这一点,公孙弘长出一口吻,转世。只要得到《天道轮回**》,得到了这套法门,就算肉身残缺也根本算不得什么了。
 
    立功,我要立功。我要得到烛龙公子的赏识。
 
    公孙弘正想着,突然听到有人道: 那拿弓的人,不是姜一刀吗? 
 
    武者目力非常好,隔着目力距离,光芒又暗,却能看清山巅上两人的相貌。
 
    他们当中一人,正是姜一刀,而另一人,那个绝世女子,他们并不认得。
 
     什么。?姜一刀。? 
 
    公孙弘彻底愣住了,姜一刀刚入天道盟的时间,就一刀击败本身,让他颜面扫地。
 
     怎么会是他,他怎么这么强?而且他不是用刀的么。 
 
    人们都知道姜一刀气力超凡,但也不想,他能强大到这种地步。
 
    一箭射出,二十个天血盟成员,竟不能挡。
 
     姜一刀? 
 
    烛龙看着姜一刀,皱起眉头。
 
    从烛龙出现在魂冢之中,这么永劫间他第一次皱眉,之前他向来云淡风轻,宛如齐备都在他掌控中。
 
     你藏得真深。我不得不承认,你的出现,给了我太多的惊奇。 
 
    烛龙早就知道姜一刀这个人私家,乃至烛龙知道,在姜一刀入武道联盟之前,他曾在离火宗和申屠家属的开元境长老合击之下,满身而退。以道种境修为做到这一步,堪称逆天。
 
    包罗这一次,姜一刀一出现,就一箭击破二十个天血盟成员的合击,也是惊为天人。
 
    但这两点,烛龙都不以为有什么,因为在天元界的历史长河中,比姜一刀更逆天的天才,他也见过。
 
    烛龙所谓的 给了他太多惊奇 ,那是因为。灵魂左券。
 
    不光烛龙,之前被逼签订灵魂左券的尉迟卫等人,也都傻眼了。
 
    姜师兄为什么还能对公孙弘动手?这不是反叛了武道联盟么。
 
    根据灵魂左券的规矩,一旦反叛,会立刻灰飞烟灭。
 
    而此时现在,扬易云却好好的站在十里之外的山巅,岂非灵魂左券失效了?
 
     能让你给出一个‘惊奇’的评价,我是不是该感想荣幸? 
 
    扬易云手持金色长弓,在虚空中踏步而来,他身上萦绕着磅礴的能量,纯阳火焰,就在扬易云身边燃烧,火焰所过之处,暗中都被照亮。
 
    这一幕,让许多人族武者胆战心惊。
 
    灵魂左券在姜一刀身上失效,别的不停用刀的他,竟然突然拿出一把长弓来,而且箭术惊人。
 
    这个姜一刀,到底是什么人?
 
    烛龙轻笑了一声,淡然道: 这个天下上,能让我惊奇的人,确实不多。 
 
    他语言间,转过头来,看向山谷中的一个角落,虽然面带微笑,但是他的眼光之中,已经多了一丝寒意。
 
     你以为呢?第三监察使。你是不是该给我个表明? 
 
    烛龙口中的第三监察使,正是面具人。
 
    转瞬间,面具人就成了在场全部人的核心。
 
    一百多道眼光纷纷投来,面具人坦然而立,他那酷寒而毫无心情的面具,在此时此景下,给人一种战战兢兢的以为。
 
    尉迟卫、楚氏姐妹等人,离面具人近来,烛龙的问话,让他们吓了一跳。
 
    岂非面具人给姜一刀签订的灵魂左券有问题?他不会也反叛了武道联盟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新真武世界,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如果觉得好看请推荐给您的朋友:http://www.bbw888.cn
上一章下一章
阅读提示:

1、《新真武世界,免费阅读》为起点白金作家我吃西红柿创作的古典仙侠类小说,同时也是作者在休整了近五个月之后所写的第七部小说。

2、我吃西红柿,也称番茄,原名朱洪志,出生于江苏宝应,起点专栏作家,是始终能在起点网站排名前列的为数不多的作者之一,经常是所有榜单的第一,网传有“小说不读星辰变,就称书虫也枉然”的美誉,体现了“网文之王者”不可动摇的地位。

3、小说《新真武世界,免费阅读》所描述的内容只是作者[我吃西红柿]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的立场无关,本站只为广大用户提供电子阅读平台。

4、《新真武世界,免费阅读》权属于作者我吃西红柿,本站只是喜欢此小说特此收藏,同时也为同样喜欢新真武世界,免费阅读的书迷提供免费阅读的平台。

新真武世界,免费阅读无弹窗阅读,新真武世界,免费阅读最新章节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修真小说,本站转载收集新真武世界最新章节。

小说《新真武世界,免费阅读》文字章节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